女子毒杀7岁继子被判死刑 曾打电话让外婆埋掉孩子,还假装报警

女子毒杀7岁继子被判死刑 曾打电话让外婆埋掉孩子,还假装报警
11月4日上午,27岁的陈雪梅站在法庭上,神态木然。 她一向没有看向旁听席,她的亲属一个都没来。她也没有看向原告席,那里坐着她的老公邹某,和邹某的前妻吴某。 7岁的受害人邹某某是邹某与前妻吴某的孩子,也就是陈雪梅的继子。 本年2月7日下午,陈雪梅给邹某某喝了兑有农药的矿泉水,在毒性发生后,交由自己的外婆严某某躲藏。2月8日清晨零点40多分,邹某某在山坡上一个抛弃涵洞里被找到,终究抢救无效逝世。 ▲躲藏孩子的抛弃涵洞 警方后来查明,当天下午,陈雪梅带着孩子参加镇上买了零食和农药,然后将部分农药兑在矿泉水里,半路上,孩子吃了零食,又接过兑了农药的矿泉水喝下…… 孩子不幸离世,陈雪梅也没有逃过法令的审判。4日,法院以犯成心杀人罪,判处其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 【狠毒】 她用兑农药的矿泉水喂孩子 让外婆将孩子埋掉 11月4日上午,四川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两次开庭审理后当庭宣判,被告人陈雪梅犯成心杀人罪,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被告人严某某犯成心杀人罪,判处有期徒刑11年,剥夺政治权利3年。多名受害人亲属听到宣判成果后,当场落泪。 ▲ 11月4日,法院宣判陈雪梅死刑 本年2月7日,阴历正月初三,邹某一家到遂宁市船山区永兴镇亲属家团年,当天下午,陈雪梅骑车带上邹某某,并在路上给孩子喝了兑有农药的矿泉水,在孩子药性发生后,陈雪梅让外婆严某某将孩子埋掉,严某某随后将孩子藏到了抛弃涵洞里。 遂宁市蓬溪县吉利镇莲桥村,严某某的三间瓦房被杂草围住,屋后是一片竹林,沿着小路往上,穿过一大片杂草丛生的荒地,再上一个坡坎,就是抛弃的涵洞。 次日清晨零点今后,民警和亲属正是在那个涵洞里,找到了邹某某。莲桥村村主任廖书勇是村里的医师,他其时在现场发现孩子现已没了呼吸,但随后仍是由警车送到了遂宁市中心医院抢救。 孩子再也没有醒过来。经判定,邹某某系敌敌畏中毒逝世。 那天晚上,街坊现已睡了,并不知道严某某家发生了什么事,听到外面吵得很凶猛,但并没有起床检查。直到两天后,民警带着陈雪梅和严某某回来指认现场,他们才知道,这婆孙俩所犯何事。 审判员文晏萍告知红星新闻,陈雪梅行为卑鄙,犯意坚决,成心掩盖罪过,耽误了孩子的抢救时刻,其外婆严某某一同参加了违法,但有坦白告知行为。 【掩盖】 自动打电话报警 跟我们一同找孩子 就在孩子遭受不幸的当天,2月7日,陈雪梅与家人一同到亲属家吃了午饭,随后预备外出玩耍。其时,她的电瓶车被其他车辆挡住,亲朋们还帮着挪了车。 宣判后,一位受害人亲属告知红星新闻,那时候,孩子并没有在她车上。20分钟后,有亲朋给孩子们分发零食,我们没有看到邹某某,所以开端寻觅。但怎样找也不见孩子踪迹,我们寻遍房前屋后,菜地水塘,一向到方圆几里范围内。 亲朋们打电话给陈雪梅,她说孩子没有跟她在一同。 当晚7点过,陈雪梅回来亲属家,还跟我们一同寻觅孩子,而且自动打了报警电话,永兴派出所民警赶来寻觅,但她没有供给任何头绪。 直到当晚9点过,她还跟家人一同再到相邻的吉利镇派出所一同报案。但就在她赶到派出所之前,提早赶到派出所的亲属在警方调取的监控中发现,陈雪梅的电瓶车上,露出了孩子的一个头。 ▲ 监控拍下陈雪梅骑车带着孩子的镜头 孩子蹲在电瓶车前端,被车上的防风毯遮盖着。监控显现,当天下午4点20分左右,陈雪梅骑车带着孩子拐进了莲桥村,那里是其外婆严某某的家。 吉利派出所所长王潜告知红星新闻,其时就置疑孩子被藏在了严某某家,但陈雪梅体现冷静,一开端坚称没有带孩子,在依据面前,又沉默不语,坚决不供给孩子下落。 2月7日晚上10点过,派出所民警、村镇干部、孩子亲属都赶到莲桥村,在严某某家的房前屋后打开搜索。 【本相】 外婆说出孩子下落 她曾打电话让外婆“埋掉孩子” 在严某某家屋后那处湿润的涵洞里找到孩子时,已是2月8日清晨零点40多分。 此前,世人四处寻觅孩子无果,在民警、村干部的轮流问询和心思攻势下,严某某总算开口说出了孩子的躲藏地址,并随后带人上山寻觅。 警方随后操控了陈雪梅和严某某。过后查明,陈雪梅当天骑车出门后,在路旁边带上了邹某某,她把孩子径自带到了自己的外婆严某某家中,并问询家里有没有农药,得知没有后,她又骑车带着孩子到了群力乡场镇,买了零食和农药后,将农药兑入水中。 孩子吃了零食,也喝了水。法庭上作为依据播映的一段监控视频显现,2月7日下午5点33分左右,陈雪梅有泊车将农药兑入矿泉水中的动作,并在孩子喝了大半瓶后,将矿泉水瓶丢掉在路旁边。 ▲ 监控拍下陈雪梅丢掉矿泉水瓶的动作 警方后来在事发现场找到了这个矿泉水瓶,并查验出瓶中含有农药成分。据陈雪梅告知,当她后来再次将孩子送到严某某家中时,孩子已呈现吐逆症状,她告知严某某已给孩子喝了农药。随后,她回来亲属家中,参加寻觅孩子。 2月7日晚上7点过,陈雪梅给严某某打过一次电话,并告知严某某将孩子背到山上埋掉。随后,严某某将孩子躲藏在屋后四五百米远的一个抛弃涵洞里。 【受审】 称不满“老公与前妻的暧昧关系” 家人表明,事发当天陈雪梅没有体现出任何反常,其老公邹某也称,当天没有跟陈发生过任何争持。 邹某告知红星新闻记者,自己跟陈雪梅是初中同学,一同读过一年的书。2017年,两人经过QQ联络上,并于2018年2月成婚。 邹某说,刚联络上陈雪梅时,陈雪梅表明正在跟自己的前夫闹离婚。 邹某与前妻育有一儿一女,陈雪梅跟前夫育有两个儿子,年岁相仿。陈雪梅的大儿子比邹某某大几个月,离婚后,大儿子被判给了陈雪梅抚育。 婚后,邹某持续外出务工,陈雪梅与婆婆在家一同日子。据邹某母亲介绍,开始半年,陈雪梅将大儿子带到邹家日子了半年,但后来又送到了孩子的奶奶家。邹某母亲告知红星新闻,“她忧虑我给她带欠好。” 在法庭上,陈雪梅辩称,是邹某与前妻吴某的暧昧关系,让她心生不满。 但邹某母亲告知红星新闻,邹某某的生母要来看孩子,一般也是先跟陈雪梅联络,她赞同了,孩子母亲才会过来。 邹某母亲说,一家人待陈雪梅不错,她平常看起来也不是那种很难共处的人,一家人也罕见争持。陈雪梅有什么要求,家人也尽量满意她。 关于更多的问题,陈雪梅老公邹某则称“不晓得”。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后不久,他曾接到陈雪梅父亲的电话,恳求他宽恕陈雪梅。但他对岳父说,不可能。 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拍摄报导 修改 张超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